山花烂漫成就生命奇观-乐鱼下载
> 正文
2023 12/27 12:55:35
来源:新疆日报

山花烂漫成就生命奇观-乐鱼下载

字体:

  “有没有一种奇观是原始人都能感到震撼的呢?我想一定是花海……在中国,有一片罕见的区域,每年依然有几十种野生花海恣意绽放,这个区域就是新疆……”

  在拥有数千万粉丝的网络平台科普作者、中国国家地理融媒体中心主任张辰亮的娓娓诉说和深情感叹中,中国国家地理自然类纪录片《生命奇观》第二集《新疆花海》,12月26日在全网绽放绝美容颜。

  新疆是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长期关注的地方,自然的多彩、人文的魅力深深吸引着一批批创作团队的目光。那么花海中的新疆是怎样一番胜景?如何值得向往者开启一次壮游呢?

  一篇7年前报道诱发的花海创意

  2016年7月,《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曾发表过一篇报道《一星期花园——寻访新疆伊犁早春绽放的“那些花儿”》,因为它带来的新鲜、惊艳,让人产生强烈向往,杂志社不少人记住了它,其中也包括如今《生命奇观》主创团队的成员。

  “因为新疆野生花海花期稍纵即逝,那一次,我们社的编辑高新宇和新疆多位摄影师及文章作者,筹备3年时间才完成了报道。”《生命奇观》之《新疆花海》导演桂皓璇说。

  那年,在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自然摄影师范书财、现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融媒体中心记者赖宇宁的帮助下,采访拍摄组找到了很多新疆野生花海所在地,积累了一手素材。

  新疆野生花海大都隐藏在高山草原深处,有的甚至是人类的脚步还未及之处。知道它的存在,找到它的位置,还能赶上它的花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错过一次,就要再等一年。

  “它们在自然界突然出现,迅速改变整片大地的面貌,又在几天内消失。地球以最绚丽的方式向人类翻开日历,明示季节的变化……”《生命奇观》主持人、总制片人张辰亮以此来强调新疆花海为什么能被称为生命奇观。

  今年初,中国国家地理融媒体中心开启这部系列纪录片筹备工作时,“新疆花海”迅速跳入主创们的脑海。

  寻花之旅相比7年前依然很不容易,团队在前期调研中,查阅了《新疆花海》中涉及的花以及海量文献资料、官方资料。

  “植物学家、新疆的自然摄影师和花友,我们找了不计其数,只想通过更多渠道获得花的信息,并明确拍摄的可能性。”桂皓璇说。

  整个拍摄过程中,除了杏花和芍药在景区内,其他都在野外,基本上每一片花海都要当地的植物专家、野生动植物达人带着团队驱车数小时才能找到。

  25天邂逅20种野花

  新疆位于亚欧大陆腹地,南北跨越15个纬度,东西跨越23个经度,绵延千里的高大山脉、丰富的河湖水系,呵护滋养着4019种野生高等植物,其中苔藓植物432种、蕨类植物46种、裸子植物40种、被子植物3501种。

  在找寻和确定《新疆花海》拍摄对象的过程中,摄制团队去了乌鲁木齐、阿勒泰、塔城、喀什,还有位于伊犁河谷的多个县。

  “太多了,太美了,太超乎想象了,但时间有限、容量有限,所以我们选择花的第一要素,就是能在视觉上让人感到‘奇’。最后在25天时间内拍了20种花。”桂皓璇记得,团队选择名字不太雅致的新疆猪牙花拍摄,就是因为它的造型太独特了,而且它是由蚂蚁帮助播种才能开枝散叶的植物。

  “花蕊朝前,形似尖牙的花瓣朝后,一朵朵粉色的小花连成一片天地,倔强地摇曳在山坡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衬托身后那雪山的雄浑气质。”猪牙花造就的这幅画面仅仅是看着,就已经让《新疆花海》执行制片霍文韬沉醉了。

  在“奇”之外,团队还重视花的独特性,比如顶冰而开的白番红花和钝瓣顶冰花,就是西天山春天的始见物种,它们用娇小却刚硬的身躯告诉世界春的到来,形成了每年这里绽放的第一片野生花海。

  “还有一个非常独特且有趣的花是黑环罂粟,它的花瓣底部有一圈黑色,像一个天然聚能环,吸收着来自太阳的光热。我们在现场测量发现,花心的温度要比其他位置高出约6℃,所以花吸引着各类想取暖的昆虫来此安身,顺便帮花传粉。”《新疆花海》编导侯雨萌说,黑环罂粟早开午谢,绽放时间只有几个小时,到来的昆虫是它传粉繁衍的有效帮手。

  当眼前所见的画面被科普知识解读后,会更加感叹于大自然的神奇,一朵花的生命与阳光、昆虫、草地、水分以及同一生长环境里的万千物种都保持着或多或少的依存关系。

  拍摄中,黑环罂粟短暂的绽放时间和“弱不禁风的身体”,也让团队犯了“焦虑”,“黑环罂粟的花瓣质如丝绸,植株细软,如果前夜或清晨下了大雨,会把这片花海毁了,就要备用另一片花海拍摄。所以,团队要对花海的分布极为了解。”桂皓璇说。

  看到“勇者从不抱怨环境”的气质

  在拍摄野生郁金香的那些天里,新疆植物分类学研究者、植物科普博主杨宗宗,一直跟随团队在乌鲁木齐郊外荒漠地带找那成片的金黄色花海。

  《新疆花海》中的野生郁金香或成海,或只是在荒漠中突然冒出几枝,花朵嫩黄,绿叶卷曲。“我国最新记载有约14种野生郁金香,都分布在新疆,这里的地理条件和气候很适合它生长。民间百姓都叫它老鸹蒜,曾经也有把它当野菜吃的。”杨宗宗说,从唯一性上讲,野生郁金香很具代表性,因为离开新疆就看不到它了。

  2021年9月新修订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中,野生郁金香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植物。

  纪录片中,张辰亮和杨宗宗在乌鲁木齐郊外观察着在荒漠山坡上突然冒出的野生郁金香。“那是大家在大风中前行,走过一段段石子路,又爬过一个山头才找到的花。在周围的荒芜中,野生郁金香显得那么亮眼、顽强,有一种‘勇者从不抱怨环境’的气质。”张辰亮在随后的拍摄中,又在那个被导航定位为“羊圈”的地方看到大片密集的伊犁郁金香,同样生长在看似捏不出一点水分的沙土之中,却像受尽了阳光和雨露的照拂,美得不可方物。

  追花的过程也是认识新疆的过程

  能够存在这么大面积的野生花海,可见新疆自然资源之优渥,这是摄制团队的共识。

  “其实我们的寻花之旅,也是认识新疆的过程,深刻体会着她的辽阔、她的壮美。从一片花海转场到另一片,要走好几个小时甚至一天。”霍文韬记得路上虽然很疲倦,大家却又不想错过沿途的风景。

  从拍摄工作到日常生活,侯雨萌时刻都在感受源自新疆的热情,“真是景好人更好”,乌鲁木齐的杨宗宗、伊宁的赖宇宁、禾木的sasa不仅是追花的高手,还是懂花的专家,他们细数家乡野生植物时的激情,每一刻都在鼓舞摄制团队把新疆花海拍好、做好。

  “我们期待借助《新疆花海》,从地理资源、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等多角度展现新疆大地的生命奇观,让更多没来过新疆、向往新疆的人们看到这片乐土的生机与活力、美貌与气质,在山花烂漫中靠近新疆,一睹它身上永不疲惫、永不消逝的千般色彩。”张辰亮觉得花海之行像是带着一种使命感,走过的每一处、经历的每一天,都让内心的信念不断升腾。

【责任编辑:董志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