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浸润心灵、铸魂时代的生命赞歌——评作家鞠利长篇小说《序曲》-乐鱼下载
> 正文
2023 11/20 17:40:44
来源:

一曲浸润心灵、铸魂时代的生命赞歌——评作家鞠利长篇小说《序曲》-乐鱼下载

字体:

一曲浸润心灵、铸魂时代的生命赞歌

——评作家鞠利长篇小说《序曲》

  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正式推出的长篇小说《序曲》是作家鞠利又一部现实主义力作。不同于作家其他长篇小说,诸如《同心兄弟》《驻村兄弟》《援疆兄弟》等所观照的层面倾心于宏大题材,作者改变了习惯视角,以从世界审视现实的视野,小说《序曲》则聚焦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40年的时代大背景下,一个个体的生命的历程心路历程和灵魂深处的隐痛,小说《序曲》以深刻而多维的笔触书写了“一个人成长觉醒的过程”和时代精神的变迁。《序曲》以主人公都大转的爱情故事为主线,揭示了主人公在追寻爱情过程中实现的心灵蜕变和思想觉醒;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序曲》是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史。当然,作家鞠利不止是停留于表面的情爱叙事,而是深入到人物心灵升华提炼出爱情的神圣和永恒。需要强调的是,作家鞠利直面现实,表现时代发展变化中新疆各民族长期以往的交往交流交融,以及现代化进程中南疆地区的历史变迁和人情世理。而这些无疑使小说《序曲》呈现出强烈的现实感和历史感;与此同时,以艺术形象潜移默化呈现对进一步加强日用而不觉的民族团结世情,叙说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当代价值,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小说《序曲》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反转不断,整部小说的叙事框架基于主人公都大转对爱情的不懈追寻上。小说以都笑魁和玉山江两家指腹为婚的缘分为线索,导引出下一代人之间的情感纠葛,都笑魁的儿子都大转对爱情义无反顾地追求构成了小说最为强劲的叙事动力。都大转与维吾尔族姑娘莱丽从小青梅竹马,由于身处特定年代里的种种际遇遭遇,两人彼此喜欢却无法在一起,横亘在二人之间的是难以破除的观念隔阂。但都大转并未轻易放弃对莱丽的爱恋和追求,他为莱丽打架、辍学、放弃报考名校的机会……试图消解社会环境变化导致的心灵鸿沟,甚至一路追随莱丽到国外,可是最终两人还是未能走到一起。小说揭露了潜藏在爱情幻象下各色人物的心灵世界,展示了生命成长经历的痛楚和灵魂的挣扎。同时,还有作家透过个人命运对时代的洞察、思考和认识,作家秉持对现实强烈的干预意识,叙写了在改革开放这一社会转型期新疆各族儿女的生活方式、文化心态以及价值观念等不同层面的变迁。通过对都笑魁和玉山江两家情感变化的书写折射出那个逝去年代的风云变幻、精神桥代,同时也反映出特定时代下特定区域中普通人物的艰难与无奈。

  小说《序曲》中的故事源于作家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和体认,作家没有受制于西部小说传统的城乡二元对立、传统与现代冲突的叙事模式,而是以更加宏阔的现代性视野,让主人公不断突破既有的生活环境去追寻爱与理想。从乡村到城市,从国内到国外,地理空间上的位移不断拓展着人物的精神空间和思想境界。作家对主人公都大转人生经历的叙述颇有一种流浪者小说的意味,“赋予了主人公的人生漂泊以形而上的况味,强化了某种中国式移民离乡别祖过程中的精神恍惚与情感苦楚,以及某种寻求生命巢穴的旅途中灵魂游荡与左右为难的现象。”身处异国他乡的压抑感和孤独感,让都大转心底的欲望不断滋生并蔓延,对爱情和理想的追求也更显得虚无与缥缈不定。在美国三年的求学经历和在俄罗斯的三年经商体验都让“我”对生于斯、长于斯的那片热土更加眷恋,于是最终坚定地选择回到祖国、回到家乡。无论在异国流浪漂泊多久,祖国永远是最坚实有力的温暖港湾,被“遗忘的热土”却从未遗忘游子。围绕“生命是一个觉醒的过程”这一主题,小说集中表现了不同人物在时代巨变中的颠沛流离和命运转折,以及个体心灵在环境刺激和文化震荡中产生的裂变与耦合。

  主人公都大转追寻爱情的过程中经历着命运的转圜,失落爱情的同时也失去了生活的本身,然而他却始终不懈地追求爱情,在爱情中不断进行自我身份的认同和灵魂的救赎。他几经辗转最终回到家乡成为一名公务员,在大世界闯荡后有了更加朴素坚定的理想与信念,以极强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扎根在基层,立志在平凡岗位上做出一番大事业。至此,一个“国家利益的守护者”形象便呈现在了读者面前,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普通人的成长蜕变和洗尽铅华过后的赤诚之心,可以看到一个边疆者的家国情怀与担当使命。不得不说,都大转现时的人生样态是由过往的经历叠加塑造而成的,正如小说中所言,“每一个昨天,都是今天的序曲。”小说中人物每一次生命的突围都蕴含着强大的能量,推动各自的人生不断迈向新的篇章。

  作家在叙事结构的设计上可谓别出心裁,通过双线叙述嵌套的方式形成“复调”言说的场域与表达。小说采用双重叙述视角,一是作家革禾“我”的叙述,一个是以主人公都大转作为第一人称的叙述。双重视角的交替叙事与呈现,既增加了故事的真实性和可感性,同时又创造出一个迥异于作家经验世界的艺术世界,大大丰富了故事内涵和小说的审美性。值得一提的是,作家鞠利对语言文字和叙事有着很强驾驭能力,其巧妙地将叙事结构和人物的情感结构融为一体,在情节的推进中完成了人物形象的着力塑造。同时,作家擅以心理描写精准传达不同人物的内心感受,刻画出人物形象的多面性和复杂性。小说语言的另一个特点是富有诗意和哲理性,这是作家独特的心灵感受和哲学思考碰撞而成的思想结晶。具有抒情意味的语言风格凝结着作家的人生体验和生命感悟,衬托出作家鲜明的地域气质和文化品格。

  不同于一般的爱情小说,小说《序曲》因有着沉甸甸的现实依托而显得愈发厚重和深邃。作家将心中的激情灌注于笔端,化作为一曲曲震撼人心的歌调,为生命放歌、为祖国放歌、为爱情放歌。可以说,作家鞠利在新时代新疆小说创作领地上孜孜不倦地耕耘,其现实主义的创作已然形成了独特的审美标识和思想内涵。小说《序曲》延续了作家一以贯之的创作追求,书写新疆各族人民的欢乐与痛苦、理想与情怀。作家通过对个体生命的深切观照,对俗常生活的细腻描摹以及对社会现实的深度思考,表现时代洪流中边陲平凡人生的波澜起伏,凸显出“深刻的历史感、鲜明的时代感”。在一个竞相追逐利益的时代,作家为纯美的爱情保留了一方净土,围绕主人公都大转演绎了一段段撕心裂肺、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同时夹杂着对时代、对文化等更多层面的思考探究。不得不说,作家是以深切的人文关怀和宏大的叙事视野“为一个时代立传,为人的心灵史立传,为神圣的爱情立传,为民族交融立传。”(作者│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 张志英)

【责任编辑:周倩】
网站地图